wangyuan

Personal website of yuan 王远的个人网站.

我的父亲

wangyuan / 2019-06-07


我爸应该就是个阿斯伯格,生于1951年。他们那时候没有诊断,也没人知道高能自闭症这个词,我只知道奶奶说他3岁才开口说话,走路也比其他孩子晚些,周围人的评价是性格比较怪。他经历了那个年代人们普遍的经历,中学读到初二,知识青年下乡劳动,进工厂,下岗,退休。不算是好命之人,但也没有因为他的特质变得更糟。我想不诊断也有好处,反而不会被歧视,只是会受到针对老实人的欺负,而他往往也get不到恶意。

我很小就记得我爸最自豪的是,在自己的主动要求下,得到了弥足珍贵的76年送主席最后一程的资格。做了30年工人,也基本是自学的。他至今还有很多自闭症阿斯儿童常见的数字癖好,对火车时刻表了如指掌,自己独处的时候喜欢车看中国地图和火车运行图。听奶奶讲,有一次人民日报记者部的主任来找爷爷谈工作,爸爸竟然和他争论的面红耳赤。

社恐,除家人外没有什么朋友,(印象中有次前同事晚上打电话过来,爸爸接过电话说睡觉了就直接给挂了。)现在的日常生活就是在家不停地洗东西,不是那种强迫症的洁癖,是放空的,可以沉浸在刻板动作中逃避压力。

情绪控制很有问题,对陌生人很容易激动,随时会跟人起冲突。但对我是真的耐心,在我年轻时对父母非常粗暴无礼不尊重的时候,他也从来没有对我凶过哪怕一次,只是讪讪地笑。我想,自闭症不是没有感情,他是真的在乎我,他也是近乎刻板固执地只认为我是他的宝宝,虽然我已经37了

我爸今年69岁了,我曾经非常讨厌排斥他,也许说了很多伤人的话他却感觉不到,他不能理解别人的情绪。也就这几年才开始接纳他。我觉得他不正常却又不明白哪里不对,我后来接触心理,也有部分初衷是想了解我爸这种人到底怎么回事。到现在才意识到原来他不是心理疾病,是某种特殊的人。